新闻中心
  • 顺德市:市惨淡,花农改做菜农
  • [2012-12-14 21:45:46]
  • “这批花在春节上市后,这边的大棚将全部种上蔬果。”12 月11 日清晨,站在数十万盆生机勃勃的一品红(圣诞花)前面,北滘农村创业园的负责人梁启棠、梁启明兄弟却对销路忧心忡忡。身兼顺德花卉协会会长的梁启棠保守估计,今年顺德花卉业的整体销量下降四至五成,批发价亦普降四成左右。

      从80 年代初就投身花卉种植的梁氏兄弟告诉记者:“30 多年来,行情第一次如此惨淡。”

      为保本经营,梁氏兄弟透露:从明年春天开始,未来两年他们在种花的同时也会种植无公害蔬菜,创业园近千亩的花场将腾出300 亩地来种青瓜、辣椒、西红柿等蔬果,“希望能走出一条新路来”。

      文/ 图羊城晚报记者 赖丽思

      种花冇啖好食

      花卉大跌价,利润缩水四五成

      一品红(圣诞花)是梁氏兄弟种植的得意品种之一,2011 年,他们的园区种植了60 多万盆,不过今年只种了25 万盆。至于其他需要在大棚内培植的红掌、白掌、龙船花等传统种植品种,梁氏兄弟也在不同程度地减种。

      梁启棠给记者粗略地算了一笔账:目前顺德本土的花卉种植面积为4 万亩(其中年桔1 万亩), 顺德花农到高明、番禺、新会等珠三角其他地区承包的外延基地约6 万亩,“往年顺德花卉平均亩产值是3.5-5 万元/亩, 今年各种阴生花卉批发单价大幅下降,估计利润会缩水四五成”。

      再为种花所需的人工、租金、水电费、农药、化肥等成本算了另外一笔账后,梁启棠叹了口气:“一部分品种已是亏本贱卖,另一部分品种也只是薄利经营。”

      去年卖百棵,今年半年卖一棵

      薄利却未能多销。主营高端苗木的顺德莘村花卉城总经理助理邓颖燮在走访苗场时,有花农向他抱怨:“去年还能卖出一百多棵,今年销路一路走低,尤其今年下半年,只卖出了1 棵。”

      陈村花卉世界是顺德本土花卉终端销售的最大集散地,300 多家花卉超市,或自产自销,或从花农手中批发花卉后以零售形式销往全国各地。陈村花卉超市郭会超经理告诉记者:销往家庭、企业、会展单位的阴生花卉销量下降5%,零售价也普降10%;此外,绿化大树的销量普降30%, 其中高端乔木如罗汉松等品种更是直降50%。郭会超说,有一位主营进口罗汉松的同行,去年销售额能达到1 个亿,今年却不足5 千万。

      一片惨淡之中,唯有年桔“逆势”增长。梁启棠经过走访发现,在花卉价格普降的趋势下,年桔的价格却已悄悄上涨两成。

      缺大型工程,房地产用苗下滑

      顺德花卉协会的会员企业约有100 多家,“行业跌入低谷”最近成了会员们碰面必谈的话题。梁启棠透露,目前顺德花卉的销路大约可分为三类:一成主要出口港澳台以及东南亚等地,三成用于市政工程和房地产园林建设,六成南花北运,除了少量用于企业、银行和会展的布置装饰外,主要用于家庭的插摆或盆景。“出口并无太大变化 ,但其余九成销售却遭重创。”梁启棠说。

      郭会超至今仍怀念2008 年奥运会、2010 年亚运会前后花卉销售火爆的场面。“当时顺德的花卉基本都被一扫而空。如今,国家没有大的工程拉动内需,花卉销售肯定清淡得多。”郭会超认为,如今在宏观调控下,房地产市场和基础设施建设用苗下滑,是造成花卉价格低迷的原因之一。

      “花卉是奢侈品,并非必需品,经济一萎缩,CPI 指数上升,市民自然捂紧腰包过日子。”梁启棠说,在经济大环境不景气的情况下,市民的消费观念趋向保守,因为消费能力下降,导致花市低迷。

      种植增十倍,市场已过度饱和

      花卉销售不佳的同时,供过于求成了花卉行业发展的“致命伤”。梁启棠说,花卉业多年来被投资者认为是“高增长”产业,每年销售额均有10%-20%左右的增长,在过去十年间,珠三角地区的花卉种植面积猛增至十倍以上,“种花的其实都是农民,看到有利可图,大家一拥而上。当行业发展的‘拐点’出现时,需求一下子‘跳水’,盲目扩张导致供过于求,目前鲜花市场已经过度饱和”。有人抱团坚守 有人急改种菜

      “估计阵痛期会持续2 -3年。”顺德花卉协会会长梁启棠认为,经过这一轮的“洗牌”,花卉行业的投资将更加理性和成熟。

      拟联合花农组建合作社

      顺德莘村花卉城总经理助理邓颖燮告诉记者, 在危机面前,莘村花卉城的花农普遍选择了坚守,“花卉城位于佛山一环附近, 每年租金达2 万元/亩,加上乔木的生长期限较长,就算亏本,花农们也会挺下去,实在不行才会转变经营形式”。

      邓颖燮还透露, 花卉城拟联合花农组建专业合作社, 抱团互通信息、稳定价格以及提高种植技术,共同抵抗风险。

      改种菜怎么种还需摸索

      梁氏兄弟打算在未来两年内,利用原有的大棚设施,把花场的土地“三七开”:七成继续种花,三成改种反季节、无公害蔬菜。梁启棠坦言:“种花种多了会亏,什么都不种的话让土地丢荒和工人闲着也是亏,就想着种菜试试看。”

      由于人脉较广,梁氏兄弟毫不担心蔬菜种出来后的销售渠道会成问题。真正令他们忐忑不安的而是:“种花和种菜还是有差异的,到底该怎么种还在摸索。”为此,在华南植物园的教授以及其他省农业专家的指导下,梁氏兄弟制定了三个种植方案:

      ———不改变花场的地表结构,买来有机土壤,用花盆种菜,“1 个花盆只种1 棵菜,1 亩地种4000盆,精耕细作,延长蔬菜生长期,看个头能否比普通种植的蔬菜大”;

      ———将花场的土地翻一遍,按照一般菜畦的形式,将有机土壤和普通土壤混合进行种植;

      ———用普通泥土以菜畦形式种植。

      “我们计划正月开始播种,施肥用有机肥,看到底哪种方式亩产量会更高。”梁启明说。

      “种花不行,改为种菜”,这种模式能否推广?梁启明认为,“如无一定的规模,种菜也还是会亏”。梁启棠则说:“毕竟种花是老本行,如果经济回暖并且情势稳定,我们还是会把种菜改回种花。”

  • 返回
 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 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